韦力:苏州抓住了文脉之根

苏报讯(记者 广豪 实习生 薛皓文)刻书,藏书,是名山事业。数千年来,刻书家、藏书家一脉如缕,生生不息。昨天,当代著名藏书家韦力再次来到苏州参加江苏书展,见证《苏州全书》编纂工程正式启动,并携手苏州学者王稼句为书展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名家对话。他认为,苏州是江南文脉的富集地,也是中国藏书文化的中心地区。现在苏州启动千年刻书和藏书历史研究,正是适逢其时。当一座城市将文化生发的着眼点回归于书籍时,将迸发生巨大的文化聚焦能量。因为书香中有不息的中华文脉,苏州正是抓住了根。

韦力,著名藏书家,复旦大学古籍保护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作为当代中国民间收藏古籍善本最多的人,他藏有大量古籍善本。同时,他以藏书为基础,潜心钻研,相继出版了《古书收藏》《古书之爱》《上书房行走》《书楼寻踪》等著作,有着“中国当代古籍收藏第一人”的称号。韦力介绍,自宋朝到清朝末年,是中国私家藏书的鼎盛时期,涌现出大量藏书家。随着宋朝雕版印刷的普及与发展,以前的手工抄写,逐渐被雕版印刷技术所替代,流通数量大大增加,不仅给私人藏书提供了很多资源,而且极大丰富了藏书文化的体系,苏州一跃而成中国历史上刻书、藏书的重镇。韦力认为,以苏州为代表的中国私人藏书家对中国文脉的传承起到的作用特别的大。“现在公立图书馆馆藏的古籍善本,99%来源于私人藏书家。从宋代内府藏书到元明清内府藏书,然后一直到现在仍是公共图书馆的藏书,这种书百不得一。历代都会大量藏书,但是一旦易代,毁坏得最厉害,常常被付之一炬,荡然无存。我们古代社会的公藏都是重新从私人藏书家那去征书,充实到‘内府’中去。旧时私人藏书家把历代典籍经过仔细的保护,当国家又重新需要的时候,他们又纳入公藏,历代一直在走这样一个循环。”

韦力认为,私人藏书分散了经典消亡的风险,虽然私藏保护条件不如公藏,但是由于对财产保护的初心和不凡的传承情怀,私人藏书家使得很多典籍没有失传,文脉不坠就是他们的功劳。出于这样的原因,韦力开始全国寻访。“我认为历史上我们对藏书家重视不够,除了苏州,这里有叶昌炽写了《藏书纪事》,给藏书家树碑立传,这体现了苏州人的眼光和胸怀。”韦力坦言。

韦力对苏州情有独钟,他认为江南文脉在苏州富集,中国的藏书家基本上集中在江南,它集中了中国五分之四的文人藏书家。单单是苏州就有如文徵明、王世贞、钱谦益、毛晋、徐乾学、黄丕烈、汪士钟、瞿镛、潘祖荫、顾麟士等一大批藏书大家。如果讨论传承中国的传统文脉,一定绕不开苏州。同时,中国大部分的藏书中心集中在这儿,如果以苏州为原点,方圆百里画一个圈,它涵盖了中国一大半的藏书楼,这样的密度世界少有。藏书楼与一大批学人轶事也聚集在苏州这片秀美的书香地域中,这就是文脉所系。

“站在城市这个角度来谈,当苏州钩沉江南文化的努力,聚焦为活化书香之脉时,一座名城的能量就开始展现了。”韦力认为,藏书文化是江南文明进程中的主线之一,苏州有必要抓住刻书、藏书的千年历史来弘扬城市品牌,这样既可以区别于其他城市的优势,同时也抓住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根本的所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