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政协书画院书画家作品集第三辑——王永昌

别署盛之永昌,1965年4月生,福建省龙岩市人。幼承家学,1980年进入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系统学习中国书法和诗词书论。多次入选中国文联与中国书协举办的各种展览,出版有《王永昌诗词书法集》,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国家图书馆、台湾中正纪念堂展出,被美国、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国家收藏家和机构收藏,曾两度被中国书协评为“中国书法进万家”先进个人,入选福建海峡艺术名家。

近日拜读福建省龙岩市文联主席、书协主席盛之先生精心集成的《王永昌诗词书法集》,很是感佩他在古诗词及书法方面的饱学与造诣。

我一直以为,古诗词写作极难精工,既要具备较扎实的旧学功力,又要遵从严格的格律、音韵等约束而不古板,还要蕴含诗意,从心灵深处流泻出能够打动人感染人的真情实感。看得出,盛之的古体诗却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的,言为心声,读之诗意盎然。他在《梁野春行》《和溪到龙岩》《母校花甲寿抒怀》这几首七律的字里行间,无不饱含了诗人对家乡强烈的挚爱,通过一个个意象,将“如浪青峰”“龙盘幽涧”“虎踞摩崖”“东营桃李”“参天古木”赋以强烈的感彩,寄托了作者对家乡由衷的赞美,乃发出“雁阵徐徐催我返,杖藜扶执不知归”的叹息。而面对汶川大地震,“百万同胞无居所”,他“因风和泪洒神州”。古人云:“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这正是中国古诗词的开山纲领。盛之诗词的第二个特点是浪漫主义。他善于运用夸张、拟人、借喻和比兴的手法描摹山水、吟咏风物、抒写情怀,奔放而不失内敛,热烈而蕴含隽永。诸如:“把盏共君图一醉,江河万里入杯来” (《祭秋白》),“故园风物君何在,唯见汀江万里行” (《哭秋白》)。又如:思念朋友时,他唱:“云横石鼓树,月下釜溪滩”;面对大雨滂沱、洪水肆虐时,他则感叹:“哪得翻云手,牵雨过黄河”,正可谓“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文字洗练,佳句偶得也是盛之诗词一个显著特点。如寄友人胡秋萍诗句“蓬山有路来秋雁,河汉无言问萍踪”,重访石门湖“流连莫问经伦事,始信他乡是故乡”,怀念友人“长安旧客呼才子,去路空留走马痕”,上元节“稼轩不出东风句,宝马雕车枉少年”等等,用典准确,不留痕迹,值得细细品赏与玩味。

我对书法完全外行,但我却固执地认为,书法必须恪守传统,师法古人,举凡历朝历代有成就的书家,都可以从晋唐找到他们的传承。当然,我们既倡导传统、师法古人,又主张推陈出新、彰显个性。我知道盛之书法有家学渊源,大学时期又遍临二王米蔡。他从汉隶中获得神韵,从颜柳中获得内涵,从张旭怀素找到飘逸,因此欣赏盛之书法如面古人,分间布白,远近有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稳,锋纤往来,疏密相附。青年学人能把诗词书法融于一炉,“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已属不易,若假以时日,其成就当刮目相看。

人民政协报以乡村振兴的“田园梦” 共筑两岸融合的“发展梦”——访福建省政协主席崔玉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